顶尖迷信家,各国啥待遇?美国:当院士特权少-西部网 陕西消息网

2017-02-28 19:58

  顶尖科学家,各国给什么待遇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杨振宁、姚期智废弃外国国籍,转为中科院院士”,对中国科学界乃至中国社会来说,这都是一个引发惊动的新闻。然而,国内舆论场的反映再次证实,95岁的杨振宁是中国目前著名度最高,同时也是受到争议最多的科学家。有人盛赞他的科学奉献,有人谈论他的婚姻长短,有人忠告“群嘲杨振宁,警惕寒了人才环境”,更多人纠结于“他到底爱不爱国”。“最好的科研生活留在美国,暮年回到中国,享受在国外没有的待遇”,这是非议杨振宁“不爱国”中一种最典范的声音。那么在其他国家,供职于最高水平的科研机构对于科学家来说象征着什么?他们能享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美国:当国家科学院院士,特权少

  在美国科学界,代表最高水平的机构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国家工程院、美国国家医学院、美国国家做作基金会。其中,当选为国家科学院院士是在美国仅次于获诺贝尔奖的最高学术荣誉之一。

  不过,成立于1863年的美国国家科学院是一个“由出色学者组成的非营利性协会”,没有政府拨款。成为该“协会”的院士不存在经济和行政意思,物资待遇不会有什么变更。院士不特权,不能更快地提升职称,而且如果在学术上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可能会得不到相关单位的续约。他们在为政府提供科学和相干技巧服务时没有办公室,也不获取个人报酬。

  美国国度迷信院院士这个头衔被学术界普遍认可,含金量高,不过它对应的名称更正确地来说是“member”,也就是会员。这家“协会”的院士每年须为本人的头衔缴纳200美元的会费。假如3年不交,就转为声誉退休院士。据懂得,美国院士的资格或者能在申请科研经费时有辅助,不外起要害作用的依然是申请的名目内容。

  说到美国科学家的待遇,有一个事例总被提起。一位美国国家科学院华人院士上世纪80年代获得诺贝尔奖后,在其任职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得到了一个特殊待遇??学校泊车场的“优先车位”。不过在许多人看来,这个待遇已经很好了,因为这所大学的车位始终很缓和。

  在美国,院士头衔是一种“非物质化的荣誉”,与此同时,它意味着要承当更多义务:作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必需为其所在领域的年轻科学家做出榜样;需要为联邦和处所政府提供广泛的政策征询。

  北美大学体系中,学校内部的传授头衔往往更有分量,能在学校享受一等的教授收入和待遇。按照北美学校的“教授治校”理念,对学者的评估不完整依附于官方或半官方机构的认可,大学有较大的自主权。反过来说,评上院士,未必能在学校内部评上教授。

  近几年,媒体对于美国科学界待遇的关注,焦点多在收入差距方面。《天然》杂志2016年的薪酬考察显示,2015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里,有29名医学研究者的人均收入超过100万美元,10名以上的非临床研究者收入在40万美元以上。然而,数以千计的博士后年收入在5万美元以下。

  俄罗斯:院士最高每月10万卢布补助

  俄罗斯的顶尖科学家重要来自俄罗斯科学院, 该机构下设650个分支机构,领有近5万名研究人员,自1724年景破以来,已有19位学者失掉诺贝尔奖,其中天然科学范畴有11位。

  苏联时代的一个国际大环境是美苏争霸,因而当时的科研人员,尤其是军事科技部分的研讨者待遇很好。有俄媒称,苏联科学院院士工资为每月700至1000卢布,是当时海内的最高待遇,据说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科学院院长月薪(1500卢布)比苏共总书记还高,而院士的工资和政府部长工资相近。政府为科学院院士供给高等住宅、子女入学特别照料等候遇。苏联顶级科学家还会取得各种声誉和名称,比方“列宁奖”“苏联社会主义劳动好汉”。此外,那时的科研人员享有较高的政治待遇,自上世纪50年代起,有不少专家学者入选为苏共党代会代表或进入中心委员会。

  苏联崩溃后,俄经济重大消退,政府陷入财政危机,科研经费占GDP的比例由上世纪80年代的2.03%降落到0.4%。因为经费锐减,俄科学家的生涯程度大幅下降,很多年青科学家出奔,前往欧美国家追求职位,从1991年到1994年,俄科学院研究人员总人数降低了40%。

  俄罗斯总统普京2000年第一次执政后,一直改良科研人员的待遇,科研经费从2002年到2005年翻了三番,到达20亿美元,并将科技政策重心放在吸引和支撑年轻科学家方面。目前俄罗斯科学院面临“老龄化”严峻的问题,半数以上人员年近退休。

  现在,俄罗斯科学院院士的待遇相较于苏联时期有所下降。他们不再享受政府提供的别墅和专车待遇,不过科学院能够建房,比市场价钱廉价;科学院有医疗核心,但院士看病没有什么特权;中选院士在申请课题、项目立项方面没有优待,和其余申请者一样,他们须要经由专门的评审委员会鉴定。

  俄罗斯“zarplatyinfo”网站征引俄科学院的数据显示,物理领域的院士月收入约3.8万卢布,生物领域的院士约2.7万卢布。在科研领域工作超过10年的科学家可根据学位不同获得数额不等的津贴,科学院院士最高每月可获10万卢布(10卢布约合1元人民币)补贴,不过补贴数额有可能在今年被削减。

  德国:“卓著规划”、退休政策、造诣奖

  “越来越多的顶尖科学家回到德国。”德国消息电视台近日报道称,德国各个“吸引顶尖科学家”的项目正在发生后果,大量本国和海归顶尖科学家来到德国搞研究。

  “多少十年来,德国科学家由于待遇问题呈现过两次出国潮。”德国柏林教导政策专家霍茨贝格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现,第一次是二战后,美国招揽了近千名德国顶级科学家到美国,好比火箭专家冯?布劳恩;第二次是两德同一后。目前,美国有约2万名德国科学家。

  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从事干细胞研究的女科学家阿诺德曾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与德国比拟,美国没有官僚主义和等级轨制,机动性更强。而且,科学家的收入比德国高出3至4倍。

  进入21世纪后,德国踊跃用优厚的待遇吸引科学家,推出“出色打算”,给大学和研究机构更多国家资助,让顶尖科学家可以破格晋升教授。德国联邦教育及研究部的数据显示,联邦政府的研发投资2005年为90亿欧元,到2012年已晋升至约138亿欧元,增幅达53%,且仍在不断上涨。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德国顶尖科学家税后工资是每月4500欧元以上,还有各种补贴。另外,他们当中许多人兼职提供资助的企业的高管,收入是工资的几倍。65岁退休时,顶尖科学家均匀可领取最高工资72%的退休金,而个别公司雇员所得退休金平均约占工资纯收入的47%。德国社民党联邦议员劳特巴赫曾称,国家给一个教授的退休金总额大概是一个酒吧服务员的20倍。

  在德国从事研究的顶尖科学家还可以获得各项丰富的嘉奖。德国洪堡基金会和联邦教育及研究部2002年启动了索夫亚-克瓦雷夫斯卡亚奖,2014年以前每两年颁发一次,现在是每年颁发,颁发对象为年轻科学家,截至2015年共有120名获奖者。

  索夫亚-克瓦雷夫斯卡亚奖得奖者中约2/3是在德国从事研究的外国科学家,1/3是在海外的德国科学家。每个获奖人可以拿到140万至165万欧元的奖金,在5年时间里,可以在德国机构组建工作团队,奖金的用处还包含研究人员用度、资料费、实验室和器材经费等。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教育处的网站显示,2002年至2015年获得该奖项的中国学者至少有7人。

  日本:企业提供奖项 社会给予荣光

  东京都台东区景致精美的上野赏赐公园里,坐落着日本最高学术机构日本学士院(The Japan Academy)。该机构院士中有13名诺贝尔奖得主,占日本诺贝尔奖得主总数一半以上。

  为优待功劳明显的学者、增进学术发展,1956年日本专门通过《日本学士院法》,明白日本学士院的法律位置。依据划定,学士院院士定员150人,为毕生制。除了本身大学教学、科研机构工作职员等职业收入外,日本学士院的院士每年以“准公务员”身份领取固定工资跟补贴。日本文部科学省颁布的2015年日本学士院财务讲演显示,发放院士工资3.34亿日元(100日元约合6元国民币),院士差旅等补助经费4.36亿日元。

  除了官方机构的奖金与补助外,日本各大企业纷纭拿出巨额资金,设立“朝日奖”“日本国际奖”“花王奖”等科学奖项,让日本科学家不仅衣食无忧,还获得源源不断的研究经费。日本科学家通常不会因为一段时光内没有出科研结果而担忧受到冷清或失去饭碗。在研究进程中,会有各种机构自动找上门赞助,科学家完全不受政府、社会的考察、评价等烦扰,可以长期潜心从事研究。

  2014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赤崎勇,从松下技术研究所调回名古屋大学时已年满51岁,还没有特殊惹人关注的成绩。为支持他发展化合物半导体研究,名古屋大学花巨资专门为其建造一间无尘试验室。终极,赤崎勇发现了蓝光二极管。值得一提的是,赤崎勇同时为名古屋大学培育出另一名年轻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天野浩。

  日本科学家的社会地位令人艳羡。他们被称为“先生”,这个词在日本不是谁都能用,只有大众心中最高尚的职业才干有此殊荣。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社会就确立了崇尚科学、尊敬科学家的气氛。最显明的例子是,与多数国家不同,日本钞票上全是学者,没有政治家。最常用的千元钞票上,印着野口英世的头像,他是生物学家,在非洲研究黄热病时因染上病毒而逝世。万元钞票上的福泽渝吉,是日本学士院前身东京学士会院的首任会长。

  少为人知的是,当初日本的明仁天皇也是一位科学家。他是鱼类学者,专门研究虾虎鱼亚目,并发表了29篇论文。外界有评价说,在其研究领域,明仁天皇是“威望”。1992年,他开端向《科学》杂志投稿,1994年写了论文《虾虎鱼种系的状态学特点之主要性》,2008年以第一作者身份在《基因》上发表论文。明仁天皇仍是2500页厚的《日本产鱼类大图鉴》的19位作者之一,亲手撰写了其中350页内容,因此曾有日本媒体评价说,“比起当天皇,他也许更想做一名科学家”。【环球时报驻美国、日本、俄罗斯、德国特约记者 唐 钰 蒋 丰 水 六 青 木 柳玉鹏】

编纂: